一只鳥的渴望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20-07-24 08:21)  來源: 甘肅日報  作者: 章桂云

  黃昏散步時,在郊外看到一個鳥籠,竹子做的籠底半淹在水塘里,不遠處停著一輛電瓶車,卻不見主人。這鳥兒應該是被主人帶來放在這里戲水的吧,不會是被棄置的,我想。還是覺得有點好奇,走近,蹲下來看鳥籠,有一塊藏青色的布罩在上面,鳥籠里極暗極暗,雖然外面是一個被夕陽灑滿余暉的美麗黃昏,可是這些美麗仿佛都與它無關。鳥兒只安靜地在里面,像個臨水照花人,自顧自地戲水,不停給自己的羽毛梳洗,是否這就是它一天最快樂的時光?

  細看,這是一只做工精致的鳥籠,喂養用的碗碟也是雅致的青花瓷,能看得出這是一只被主人寵愛的鳥兒。我忽然很想給它照張相,可上面的布半遮著,拍不清楚,我便蹚水過去想將布掀開。

  還沒動手,我被一聲喝令制止了:“不要打開布,它會害怕的!”

  轉身看到是一個穿著樸素的年輕男子向我疾步走來,說著很標準的普通話,身上的衣服沾了很多泥水漿,估計是工地干活的外地小伙。

  “這是你的鳥?真好看!我想給它拍張照片?!闭f這話時,我還是想懇求他,讓我掀開半遮的布,看看鳥兒美麗的全身。

  “它習慣了黑暗,全部打開,它會很害怕?!?/p>

  “為什么?很害怕?害怕成什么樣子呢?”我像個孩子似的更好奇,又給主人賠笑臉說:“就讓我拍一張照片,放心,我不會傷害它,謝謝!”

  小心翼翼打開那塊布,終于看清楚了,那是一只美麗的畫眉鳥,水面泛起的波光伴著夕陽映照在它身上,極其炫目。它忽然靈活地上躥下跳起來,是興奮嗎?不安嗎?害怕嗎?還是在光的誘惑下它想逃離這個小小的籠子?我不知道。我只感覺拿著相機的手怎么也捕捉不了它的倩影。只好胡亂拍了幾張照片作罷,怕主人心疼,就急急把布半遮回去。

  我還是不明白,為什么鳥兒會害怕,它真的是害怕嗎?那么美麗的景色為什么不能讓它看到?

  主人說,他每天會帶它出來兩次,但是每次籠子上的布都不能全部拉開,只開一小半兒,他說他怕鳥兒會不安。一般他都會找個有水的地方讓它梳理一下羽毛,快樂的時光、快樂的方式僅此而已。

  我認真聽著,又好奇發問:“你把鳥籠打開,它會飛走嗎?”

  “當然會!”

  “那說明它還是與你不親!”我心底其實有點憤憤了,但鳥主人與我不熟,只能佯裝溫柔地說。

  我想起了馮驥才筆下的珍珠鳥,有人說,珍珠鳥是一種害怕人的鳥。馮驥才先生用吊蘭的藤蔓覆蓋在鳥籠上,給它營造了一個綠色的安靜家園,平時也極少去驚動它。過不多久,珍珠鳥的膽子就大起來了,起先能在房間里自由飛翔,后來,居然在馮先生寫文章時,在他的肩上睡著了??催^文章的朋友都能記起那句話:信任,往往創造出美好的境界!是馮驥才先生筆尖一時流下的感慨,說明人與動物是能建立感情的。

  我們小區也有一個愛好養鳥的朋友,養了一只八哥,八哥鳥極受朋友寵愛,最后就是自由到被他放養著也不會遠他而去。親眼見過幾次,他帶著八哥鳥在徐霞客大道下面的大壩邊洗澡。遠遠看著八哥鳥對著清清的壩水攬“鏡”自照,細心專注地梳理羽毛,就覺得鳥兒像極了自戀的人兒,讓人忍俊不禁。據朋友說,天氣好時,幾乎天天都要去一趟,每次洗完澡一召喚,它便飛到他的手上肩上。來回的路上,朋友與鳥,像是一對父子,一路優哉游哉地穿過街頭巷尾,不知羨煞了多少路人。

  離開時,轉身望那籠中的鳥,為它生出些許悲哀來。驀地,我想起曾在某本書上看到過的一句話:“隱忍的東西總是最具殺傷力!”這一刻,我竟然那么強烈地希望有一天,主人不小心打開了籠子,它便能逃離那鳥籠。會有這一天嗎?希望會有。

  畢竟,做一只自由的鳥,是每一只鳥兒都渴望的。(章桂云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278620
江西省十一选五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