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椿浸鄉村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20-07-24 08:21)  來源: 甘肅日報  作者: 唐宏

  香椿濃郁的香味撲面而來,彌裹我周身,塞滿了整個空氣。

  而這香味是劈開香椿樹樁后溢出來的。

  老房子旁有兩個樹樁子,一前一后,擋著路。我和堂哥還有弟弟要把它們挖掉,讓房子旁邊寬敞起來,也便于行人來往。兩個樹樁子,一個是洋槐樹樁,另一個是什么樹?之前沒看出來。那時我們沒有心思看是什么樹樁,一截黑乎乎、干枯枯的樹樁子立著。樹樁很難挖。終于,把前面的洋槐樹樁挖出來了,便轉到后面的另一個樹樁上。一斧頭下去,隨著斧頭抽出,“刷——”抽帶而來了濃郁的香味,我們才發現竟然是一個香椿樹樁!

  像一瓶酒被打破,香味在陽光下彌漫開來,我們浸在了裊裊的香中。一瞬間,我有些迷醉。

  這竟然是一棵香椿樹!香椿樹是村人喜歡的樹。鄉村有一棵香椿樹,日子就香美了,平常的日子就會滋味頓生!

  想想也是,一個村莊不能沒有綠色。一棵棵香椿樹,葉片蕃蕃,掩映著村子,生機盎然,還有清香浸入人們的生活。一戶戶人家一天里行走著,吸著滿腔的香,就是睡著了,還是香透心肺,這是多么美好的生活??!

  于是,栽一棵香椿,讓日子美好起來,是村人喜歡做的事。這樣,元土村一棵棵香椿樹綠蔭恬恬,香氣彌漫。

  而這棵香椿樹我沒一點兒印象——在春天草木萌青之時,沒見母親或者左鄰右舍來這兒掰一兩枝香椿,拌一小碟香椿芽啊。

  元土村樹木很多,最多的是洋槐,莽莽的一山坡,村子里房前屋后也是,春天花開,花香四溢,一個村子掉進了蜜里似的。香椿樹少,生長在房旁,一家也就能數清的幾棵,暗香幽幽,清香著人們的生活。

  香椿帶來春的訊息更讓人喜歡。我喜歡守望季節,欣喜地等待春天。我會在春天看綠一點點頂出來,包括看香椿芽冒出來。真的,在冬天守望春天的到來是幸福的事,是我最上心的事。在春天開始,每每周末,一有空我就回老家,隨季節生活——看村人耕作,花兒慢慢盛開,草兒慢慢探出頭,麥子黃了,玉米該掰了,雪花飄了。鄉村里,一切都按時日慢慢行進,季節循環,日子有趣。

  香椿是個矜持的女子,她比迎春、柳樹、桃花遲緩多了。我守望春天,看到柳樹柔了,桃花都燦爛了,可香椿還是枝丫硬硬地伸著,沒有發芽。一次次又一次次,終于有一天,看到高高的枝上,突突的點點綠。這綠在藍天下顫顫著,這是多么喜人??!香椿發芽了,一個天空便柔柔軟軟的,有了棉花的感覺,之前的寒全沒了。這樣看著,才三兩天后,葉芽完全舒展開來,香椿芽能做菜了,可以采摘了。香椿樹脆,易折斷,不能上樹掰香椿芽,我們便用桿子夾。找一個長桿子,桿頭劈開口,這桿頭就像鴨子的嘴巴了?!傍喛凇睂室皇愦谎?,咬住,手一絞,便咬下來一束綠。于是,我們家的飯桌上便有了一盤春天。

  香椿芽菜做法頗多,又無外乎涼拌或者熱炒。熱炒大多是和雞蛋一起炒,或者做香椿雞蛋餅,都很好吃。但我內心里,最喜歡涼拌,它保持了香椿濃郁的香味。燒開水,投入香椿芽,用開水焯。這時,香椿的清香由于水溫會突然升騰而起,塞滿你的心肺。當然這時你不能光貪婪清香,要記得焯菜,要不,一時的愣神和貪婪,香椿就會被煮爛,軟塌塌的,香味全失!得提高注意力把握好火候,用筷子快速翻轉香椿,讓其均勻受熱。大約一分鐘,開水里翻滾的香椿變得青翠逼眼了,表示香椿焯好了。這時用笊籬撈出,投入涼水中,以拔掉苦味,然后再撈出,瀝干水分,細刀,慢切。切碎了,灑入鹽,熱油一沷,哧啦啦,隨著更加濃郁的香味沖鼻而來,一盤時令涼菜拌香椿就做成了!當然,做涼拌香椿,天水人有拌入鮮豆腐的,這是另一種味,也很好吃。

  香椿發芽慢,在春天里慢悠悠地冒出尖,可是生長起來卻是很快的,往往是才吃了一次兩次,村人忙著要在蘋果地里拔草,要給小麥打藥,忙碌里一抬頭,不到一周的時間,香椿就抽出碩碩的葉了,也就不能吃了。

  美好的東西一閃而過,把余味留了下來,悠悠長長于日子里。

  香椿生長卻是極平民的,幾乎不擇地,房前屋后,溝渠旁,只要泥土潮濕,一棵棵香椿樹就能良好生長。在元土村,一棵棵香椿樹往往生長在院角旮旯處,不爭地不搶肥,還不打藥,也不用人管護,根扎在那兒,就會自然生長。如果你在春天時移植一棵香椿樹,幾年之后,就會長出修頎的身段。

  春天里回老家,大哥會摘一大捧香椿。這樣,老屋里就會春風融融,滿室生香。我們當然就會說起香椿,由于對香椿很喜愛,我的表述就寵愛多些。大哥聽著,笑著,也不說啥,只說愛吃就多吃點。其實我明白,香椿樹就在房前門后長著,香氣就一直像山泉樣流淌著。大哥一家人一天里就生活在這里,呼吸著香甜,在田地里忙碌,在日頭下流汗,經營生活。要做飯時,隨手揪幾瓣香椿,扔進開水,一煮,一碟青翠,一桌清香……在元土村,一束香椿,一朵花,一聲鳥鳴,都是生活的一部分,是很家?;蛘哒f很平常的事。而我離開老家,在城市行走,一回到老家,就像一個突然的闖入者,這些新鮮便向我沖來,我當然滿心歡喜……

  這次竟然發現這兒有個香椿樹樁,也就是說,這兒曾有一棵讓鄉村生活清香四溢的香椿樹。我們把兩個樹樁都挖了出來,院旁的路平整了,寬敞了。香椿樹樁被我們移到院邊的斜坡上。院前后的路,幾天來都是香香的。

  我知道,移植的這香椿樹根,明年就會緩過勁,就會發芽,就會長出一簇香椿秧,然后躥著往上長,兩年后,婷婷而立,胸含清香,香浸村子,真美啊……(唐宏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278615
江西省十一选五真准